IVN国际志愿者网络-全球志愿者组织义工招募-国际志愿者协会义工旅行项目交流申请公益平台-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学习:日本发生地震后,志愿者是如何为灾民服务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28 07:2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国际志愿者者网络,义工旅行,国际义工

马上注册,享受更多特权与福利。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2011年4月16日,也就是日本海啸地震过后一个月,我和王小山去了趟日本灾区,亲历了日本人的灾后重建,那是一次让我震撼的旅行。我们和一组志愿者一起行动,这组志愿者的任务是给灾民“泡脚”,这让我很奇怪,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足浴的事?
4月18号上午谜底揭晓,在“泡脚志愿者”培训会上,讲师告诉大家:“大部分灾民一个月都洗不了一次澡,你们给他们泡脚,对他们来说是次享受,能让他们放松。而且肌肤接触最容易让陌生人之间产生信任,只要信任你们,就会告诉你他们需要什么,你们晚上回来再把这些告诉班长,班长汇总后告诉组长,组长汇总后告诉给组织者,组织者汇总后告诉志愿者中心,志愿者中心再根据这些需要安排新志愿者……”
志愿者做的这一切,除了为了灾民舒服外,还要带回灾民的需求。当地朋友说,日本很少有异性按摩。但这次给灾民泡脚,却要异性服务异性,目的是要让被服务的人舒服,舒服就能讲真心话。讲师特别解释:“不用担心发生恋爱,都是老头老太太。”
当地朋友还告诉我们,这个讲师很有经验,曾参与过1995年阪神地震的志愿者工作,当时,神户有个老大爷,家没了,家人也找不到了,接受完一个女孩按摩后居然开起玩笑,“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儿给我按摩,死也值了”。在女孩的提醒下,老人提出了很多需求。
在日本,内向的人很多,而且大多数日本人,不愿意求助别人,有困难就忍着,因此,怎么掌握灾民需求,就被当做很重要的事。“按摩拿需求”,就是阪神地震,志愿者们总结出来的。一些资料显示,阪神地震时,志愿者工作非常混乱,之后,日本人总结了教训,再发生灾难,就有条不紊了,因此,阪神地震被称为日本志愿者元年。
回到足浴培训,培训会持续将近四个小时,讲师讲了各种可能遇到的问题。比如,不要上来就问不舒服的问题,千万不要出现这样的对话:孩子呢?失踪了。亲戚呢?联系不上了。家产呢?冲没了……“要等双方气氛融洽后,让对方主动谈。”
更细致的问题不断被提出。一个女孩问:“如果对方想要我照顾孩子怎么办?”讲师答:“你告诉对方,你没有看护小孩的资格。要是对方还坚持,你就请示班长,但不要主动跟灾民说自己有看护小孩资格,如果你说你会看护小孩,灾民就会照顾你的感受,想着给你提供表现机会,这实际上可能加重灾民负担。”
一个女孩问:“要是对方(被按摩的人)到时间不愿走怎么办?”讲师答:“一边按摩,一边聊天,很可能聊聊地忘记时间,但这个时候按摩的人,不要说‘到点了,您该走了’,这样会让对方伤心的,刚才还好好的,马上就这么冷淡,不好。这个时候你就让旁边送水送毛巾的志愿者说‘到点了,还要服务别人’。”
一个女孩问:“第一次见面要不要摘口罩?”讲师答:“和灾民见面打招呼的时候要摘下来,泡脚时就很自然地戴上。对方就不会察觉,否则会让对方觉得不礼貌。”一个女孩问:“听不懂对方的方言,会不会伤害对方感情?”讲师愣了下:“这个……我也不知道……”又是满场笑声,“主要是要方便灾民尊重灾民。”
这次培训还有一个环节,是讲师和一个志愿者模拟泡脚情境,中间的对答几次让全场爆笑。我曾以为日本人总是很严肃,看来有误解。当地朋友说,他们是想让培训变得有意思,要不没人听得进去,“因为比较急,这次培训算是比较粗了,要搁平时,哪怕两天的工作,也要拿出一天来培训。”
培训结束后:近百个互不认识的男女,迅速组成三个组,几分钟内产生组长,每个组又迅速分成几个班,然后产生班长。整个过程不超过半个小时,看起来一盘散沙的人们,便高度低组织化了。
(下)
这两天,中国媒体集中批评了“无规则献爱心者”,给灾区增加负担,爱心,也是需要门槛的。
昨天的文章,我讲了日本泡脚志愿者们,有组织地进入灾区,今天继续讲,接下来的事,他们的经验也许对我们有帮助。
上次说到志愿者接受培训,接下来,培训结束后,我们和志愿者出发去受灾最严重的石卷。大巴上,讲师严肃地告诫这些80后:“你们要去的地方,城市一半被淹过,会很惨。有的人可能会被刺激,就觉得一定要加油干活,卖命干活,才对得起受灾的人——但千万别这样,你这样会感染其他人一起加油干活,大家一起加油,会增加灾区各种负担,比如,灾民的心里负担等。记住,做好你们该做的就行。回来后,如果觉得心理不适,可以给心理康复中心打电话,发给你们的资料里有康复中心的电话,他们会提供帮助。”
康复中心也由志愿者组成。
2011年4月18日晚6点左右,我们到了石卷市志愿者接待站,我们和志愿者都被安排住进一个卡拉OK店。
当时,很多商店震后几天就开张了。他们不会被当做发国难财,而是觉得震后迅速营业,能让别人买到东西,是种负责。但卡拉OK店老板可能觉得,这时候提供卡拉OK服务不合适,就把店给志愿者中心用了。
在我印象里,灾区,哪怕是日本灾区,也会放弃很多讲究,但我错了,即使在灾难打击最严重的地方,日本人对卫生也毫不含糊。
我们进楼后都领到一双拖鞋,志愿者中心负责人要求,这里必须保持清洁。此后发现,我们去的每个地方,无论是灾民泡脚的地方,还是灾民安置中心,都要重复一个动作:换拖鞋,换拖鞋。
第二天,我们到了泡脚现场。志愿者的准备工作细密熟练:放好煤气罐,摆好大盆,打好凉水开烧,在一个像是仓库的大房子里铺好塑料布。一个多小时后,志愿者们开门接客。
之前,志愿者们被要求异性按摩,但我发现好几对同性按摩,我问日本人:“不是说异性按吗?”他说,同性太多了,总不能专门等吧,“自然就好”。
灾民看起来很享受这种服务,现场总有笑声。虽然事先说尽量不要拍照,但当我们征求意见时,灾民都微笑地配合“摆拍”。
在灾区我们还遇到清泥志愿者,需要补充的是,他们的志愿者分的很细,有泡脚的,有理发的,还有清除淤泥的。
我们到的前一天赶上周末,清泥志愿者数量创了纪录,达1580人,是平时2倍还多。晚上,我旁观他们的挖泥总结会,白天遇到的各种问题,都拿到会上解决,比如能否雇更多当地人参加,这样可以增加当地停工者的就业机会,会上还讨论了该雇哪些人,说的也很细,具体我忘了。
还听到会场总有笑声和掌声,翻译告诉我,笑声是因为有个志愿者说,“烂泥比屎还臭”;掌声是因为有个100人的小队清理了12栋房,而另一个小队40人清理了35栋,前面的被嘲笑了,后面的被鼓掌了。
还有人说,有个寺院地下室里都是遗骨,他们要把遗骨取出来,但地下室洞口很小,只能下去一个小个子,这个人在里面呆了好久,“里面像电影一样恐怖,可怕极了”。
回头说日本人的组织能力,熟悉情况的日本人说,现在大家觉得很有秩序,那是因为有阪神地震的教训。阪神地震时,数以万计无规则献爱心者进入灾区,但当地没有接待机制,有需求的找不到人,有人来了却找不到需求,很多人转一圈就回去了,还有人冒充志愿者在当地做生意,就是发国难财,总之,秩序非常乱。
后来,日本志愿者组织在全国建立志愿者接待中心,并形成了联系机制,让志愿者参与变成了有组织的活动。
通过“泡脚”了解灾民需求,也是阪神地震中的教训。志愿者木村奈奈惠曾经历过那次地震:“当时没有泡脚手段,大家在避难所找闲人收集信息,可灾区的闲人都是小孩,根本收集不到有价值的信息,都是些‘我要回家’、‘我想要我的住房’、‘我想要我的亲人’……我们根本满足不了。但有了足浴之后,人和人距离很快拉近,边享受服务边说心里话,真没想到足浴有这么大作用。”
此次灾区,志愿者浦田尚美白天服务了一个60多岁的老先生,撩开衣服后吓一跳,“因为太脏了,他一个月只洗了一次澡,因为老伴卧床,自己又没法离开。”
老人告诉浦田尚美,避难所的木板太硬了,他需要毛毯。“我已经把他的需求报告上去了。”浦田尚美认为之前的培训非常重要,“我们都非常在意不给灾民带来一点点伤害。”
而一个叫夏本茂男的男生则开玩笑说:“日本的教育把人教傻了,都不会独立思考,所以才问那么多细节问题。”
夏本茂男是送水志愿者。“这次来灾区,我想的不是做什么好事,只是寻求一种只有体验,我不想在将来和孩子说,这次地震的时候爸爸什么都没有做。”在以前,夏本茂男更喜欢美国,有时被他的同胞认为是个亲美者,但这次,他说自己看到了日本很多好的一面。
有一个细节让他永难忘记,有个小女孩给志愿者一块糖。“我们说不能要,但她非要给。我都快哭了,就拿了一块留作纪念……我觉得日本是有希望的,小女孩受到的教育非常好。”
美发师浦田尚美给那个小女孩理了发。
“退一步看,什么都可以失去,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是最重要的。通过这次灾难,我看到人和人之间重新重视交流和关爱,这就是志愿者的主要作用。”

来源:林楚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文佑|小黑屋|国际志愿者网络(IVN)

GMT+8, 2021-10-28 10:58 , Processed in 0.019997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