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N国际志愿者网络-全球志愿者组织义工招募-国际志愿者协会义工旅行项目交流申请公益平台-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老挝十四昼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13 22:4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国际志愿者者网络,义工旅行,国际义工

马上注册,享受更多特权与福利。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10b39b43fbf2b2118c4bc877cc8065380cd78e29.jpg
老挝|十四昼夜
---------关于老挝出行和义工一切!重点在…吃…的样子…

上周一晚上凌晨2点我回到广州,被扑面而来的热浪一下子包裹住皮肤,依旧湿润绵软,却不再带有任一丝宁静和安逸了。我看周遭灯火通明,这才真切意识到,我终究是不在老挝的任何一座城市里了。短短14天宛若梦境,已然全部消散。
我是Sophie,19岁,在美国读大一,今年暑假跟着格林卫和IVHQ(国际青年志愿者协会)在老挝万象做了两周的志愿者。我陪孩子们玩,教她们和老人学英语,认识了来自十五六个不同国家的同龄人。我们去琅勃拉邦旅游,去吃小巷里的披萨店,放着老挝电子音乐,聚在旅社楼底下喝啤酒打牌讲笑话。这是我人生过的最快乐的一段日子之一,我觉得我终于单纯地看到了世界并与其融为一体。

本游记很长,分为几个段落,大家选着看吧:
1、概况。
2、义工(两部分)
3、琅勃拉邦游记
4、趣事
5、小吃
6、注意事项及景点价格简表
a858351f4134970a40cc5d1693cad1c8a6865dd3.jpg
l First several days & The sky is crystal clear
老挝是社会主义国家,地处东南亚,温暖湿润,与北京时间相差1个小时。从昆明出发,看建筑越渐稀少,1.5小时就到了一座小小的机场。老挝毕竟是亚洲国家,看起来和中国小店的城市很像,但其作为法国殖民地的年岁毕竟刻下更多西域的符号。如今,旅行者与日俱增,在路上恐怕10人里有三个会是外国人,欧洲,韩国,和中国看到的最为经常。而佛教历经多年却从不层衰弱,走在路上总能看到清瘦的年轻男子,打着橙色的伞,裹着露肩的橙色的袍,轻轻晃过。庙宇也依旧,里面嗡嗡的念经声和撒来的圣水总带给千百万人希望和力量。街道上,摩托,单车,还有小面包车见得最多,一到绿灯,总能听见身前身后千百万引擎的轰鸣,然后摩托们像箭一样飞出去。
老挝姑娘喜欢粗眉毛的妆容,大多都清秀可爱,个子小巧,大概平均158左右,穿着漂亮裹布的套装裙,针织精细得不得了。而当地人,不管男女都是很注重防晒的,一般在外都是长袖长裤,墨镜口罩,裹得严实。这里的人们淳朴而知足,笑点很低,喜欢自拍。他们可以用脸书,能看很多泰国电视剧(语言互通),美国探索秀,和中国古装剧。(我们旅社的老板老叫我“包青天!”或者“丁俊晖”,我并不像他们,吧!)…街道上感受不到危险,夜里一个人走路也可以很安心。
他们只有一所大学,但小的学院倒是有三四间吧。有的是全英,而有的全中文。,高一的作业和我当年已经几乎并无差异了。这也造成了必须要非常努力才能进入最好的也是最贵的大学(一个月要200美金左右),很多孩子从小出家,也是为了先从庙里得到更低廉的教育,然后一步步慢慢向上,确实,我所认识的人大多都削发为僧10年左右。
刚到老挝的几天,每到下午就会加入文化周的活动或是溜出去转转。从法国援建的胜利之门看云朵和街道,去祠堂看庙宇里的和尚祈福算卦,在佛像公园攀爬地狱和天堂,去早市买莫名的小吃,然后向着夜市和老板们用刚学的数字讨价还价,兜兜转转,亦是见历许多的。而照片也可能会比文字说得更为清晰吧。
0871993d269759eed3e02df2b4fb43166c22dfe7.jpg

——万象夜市附近…(好多电线!..

——湄公河 (河里很多沙…一个不小心翻船的同学..如此说道….

——万象街景 (天气很好,空气轻盈得可以跳的起来

439da5224f4a20a4b22970fe96529822720ed064.jpg
625b3f03918fa0ece1f02834209759ee3d6ddb64.jpg
——游客在当地主要代步工具:tuk tuk

——琅勃拉邦,夜市街上的山顶 (哦!看我蓬勃的小腿肌肉!…

5cebfca85edf8db19333305d0f23dd54564e7471.jpg
l Childcare & Elderly& COPE
COPE CENTER包括了两部分,一个是供游客来参观的地雷受害者信息中心,还有一个是当地最大也是唯一的肢体医疗康复中心。我的义工项目便是在其儿童分部,陪一些有脊柱残疾或脑部损伤的孩子们玩。
第一次进入的时候觉得浑身都是紧绷的,总怕自己一个久久停留的眼神会瞬间刺痛孩子们的心,因此也就一副拘谨模样,微笑着坐在垫子旁边点头,听资历老一些的志愿者讲每个人的故事。孩子们似乎是漫不经心地接受我的存在以及姓名,任由我偶尔拍拍他们软软的腿,然后用她们听不懂的语言与他们问好。
但从第二天开始,整个COPE几乎就成了我一个人的舞台,仅有项目协调员跟随而来。脱鞋,进入房间,看到孩子们还在进行康复训练,拉伸按摩,固定站立,有时眉头抽搐,但还是不喊不闹地去完成。我也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就盯着她们咧着很丑的鬼脸,给他们唱歌或说话。孩子们都单纯得不得了,一下子一下子的笑声。每次我靠在他们身边躺下,看他们睡着的时候睫毛微微抖动,就觉得仿似儿女双全,岁月悠扬。这好像可以是一星期,或者又可以是一辈子。
当然,这一周也对他们的脾气稍有了解,如果往后再有人参观帮助,以下的文字或许也能有点作用。如果不去的,就跳过吧。
1d1ec27b02087bf4d7f81bd0f4d3572c11dfcf7b.jpg
粉粉嫩嫩的婴儿达婉几乎双耳失聪,但左耳尚存的一点点听力让她对任何声响都能挥动着小拳头起舞。她的眼睛仿佛会溢出水来一样,晶莹得不得了,但据说视力也极为有限。由于脊柱无法支撑她的重量,她并不能直立,偶尔可以在帮助下踮着脚尖摇摇晃晃,噘着嘴站起来,而要注意的是,如果抱她的姿势不正确就会让她一下子不舒服得哭出来。对着她放音乐,或者做做蹩脚的B-BOX她会很喜欢,甚至会“巴巴”地叫两声,然后呼哧呼哧地学学之前的节奏。

索尼是我最喜欢的小子之一,15岁了,看起来却还像10岁一样。不会说话,但能听得清楚明白的,一有机会恶作剧般地戳你一下,就开心得不得了。他的残疾是六岁那年被袭击后留下的,脖子上有一道疤痕,腿部肌肉萎缩,手部痉挛僵硬,但在他眼睛里,你只能看到明朗清丽的阳光。索尼喜欢被戳鼻子,喜欢看很丑的鬼脸,喜欢嘲笑我好不容易学说的老挝语(他都快笑哭了...),喜欢“猪”(主要是,你学猪),喜欢看你开别人玩笑,喜欢自己的玩笑得逞,喜欢快速的音乐(有天进行音乐治疗,索尼随着音乐还摇摆着胳膊跳了舞!),也喜欢有人理他。他是很乖的一个小孩子,也聪明得不得了,最后没有来得及提到再见,就被爸妈接走了,现在想来很是遗憾。

黎曼是个浓眉小子,七八岁吧,很精神,能踮着脚走路,但老想跑出门外,后来就被放在椅子上,稍微禁足了。偶尔会有恍恍惚惚的深情,然后慢动作一般伸手过来死死地抓女孩子的头发,有点莫名地恐怖。黎曼也是能听懂话的,但估计只局限在标准的老挝语,而说话也只有“欧欧”的这么一个声音。每次一看别人吃饭,他就遏制不止般开始盯着,吧唧吧唧嘴,一脸羡慕。黎曼的眼睛很黑,往往一下子看不到底,但当他一笑,所有的牙都明晃晃地亮着,仿佛全部的星辰就坠落了。
f094f2292df5e0fecb18c5385a6034a85edf7216.jpg
还有阿茉,九岁左右的一个女孩子,白嫩水灵,会些基本的英语,会甜甜地叫我Sophie,也会告诉我吵醒达婉是“no”的。阿茉能够和人很好的沟通,但经常嫌弃我听不懂老挝话(...),然后就专注地和协调员或是自己的小伙伴聊上几句。她很喜欢电子产品,若是有手机或是平板什么的她会高高兴兴地拿着玩会游戏,看看照片,听听歌(比如Let it go),然后再和你高高兴兴地照几张相片...(但由于我手抖,自拍的一直很丑...感觉又被嫌弃了哎!..)
最后比较熟络的还有埃里克了,由于他不愿意离开和别的孩子一起去COPE,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正一个人待在一个即将倒闭的托儿园里看着电视或者窗外,等着今天有没有人会来。

埃里克几乎完全不能动,只有脖子以上有些肌肉。眼睛转起来的时候超级可爱,是个聪明的圆滚滚的小胖子,懂很多英语单词,说话声音细细的像个女孩(不好意思啦!埃里克!..)。每次在我偷袭他的肉的时候或者耍赖不守游戏规则的时候,他就会笑着说“no! no!”然后看到漂亮的照片,就会说“Waaaaaa....”。他是和阿茉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两个人一谈起好久没见面的对方,就会心地笑。我们会在一起用扑克玩翻卡连连看那种记忆游戏,或者是看图认单词,带了平板的时候就一起玩些小游戏或是照photo booth那种可怕的扭曲照片,记得看到鼻子被拉大的像考拉的护工阿姨们的照片,我们都快笑死了...(不好意思啦!阿姨!)下午的时候,我们往往要合力把埃里克搬出去洗澡。姿势有点滑稽不妥,但每次洗完后闻到他身上香香的,穿着超人的衣服,就觉得可爱得不得了。可是,心中每次都会担心,谁知道他再长大一点会怎么样呢?会不会还需要人照顾?最终,又要被照顾多久?这么聪明的孩子,总该再多做点什么。记得最后一天,他被抱上车回家时还和我说“see you tomorrow”,从窗户里眯起眼睛笑着看我,我哑口,只好慢慢说,“see you later.”埃里克,埃里克,我们以后,相见。

还有就是成人们了。庞先生和孙先生(音译)是我们的主要学员,两个人都坐在轮椅上,平日并没有什么人来探访。而由于COPE不是个便宜的场所,庞先生更是和另一群老人们一起住在旁边简陋的棚屋里,没有任何人照顾,任由自生自灭。庞先生看起来有些傻,身上带着汗味,腿脚的浮肿与疤痕让它们看起来像是假的一样不自然。他们一看到我们,就高兴地笑起来,叫着领队的名字。而我心里此时光顾着害怕草地上的蚊子和中年人脏兮兮的面庞。我负责的庞先生颤悠悠地摇着轮椅过来,手里拿着一个破破烂烂的袋子,但是像捧着宝贝一样从里面拿出书,和里面仔仔细细地抄满了不会单词的本子。我们先读了一会儿童单词书,每页大概4个词,大概有2.3个都是生词。他见状就一直拒绝我翻页,非要把每个词都仔仔细细地刻在本子上才甘心。过了一个钟,我觉得有些热,便问他也要不要休息一下,彭先生马上摇摇头,指指本子,说,“Continue!”而在他额角早已坠下汗滴。教他数字的单词的时候,不管重复多少遍,他也老是记不下来,就用手拍自己的头,好像很是懊恼,然后又簌簌地下笔抄写。总的来说,彭先生是个天性十分乐观开朗的人,脸上一直咧着大大的笑,老是“Sophie”地叫我,每次都很热情地迎接我们来。又像小孩一样,给他糖吃就会很开心(我猜如果给他雪糕会更开心!)(画外音一下...COPE CENTER有自制雪糕哦!超级赞!)。而孙先生则是更聪慧些,能够学会从词的读音猜测拼写了,十分喜欢教我们老挝话,每次都工工整整地写下来给我们看,一点不马虎。彭先生44岁,孙先生60岁左右,不知道他们学习的初衷是什么了,但他们从不想停下。太阳下,日复一日,看着这样轮椅上弯下头的中年人,只觉得感动。
3de69dfbb2fb43169c65364326a4462309f7d319.jpg
后来有人和我讲,我们陪孩子们玩,教老人们英语,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的作用,她们终归不会在成长的路上记得我们,也终究不将掌握英语。但这其实并没有什么,我们能做的就是在他们一个人的时候不去孤独,有所期盼。


l Teaching& Naughty monkey& Beautiful & Smart
在老挝的第二周,教书育人成了我的主要任务。每天早上7:00左右下楼集中,坐7:30左右的车,大概四十分钟,然后走进一条尘土洋溢的小路便会到达郊区的一座寺庙。榕树荫翳下,所有的小和尚和小学生会早早地等在一间矮矮的祠堂周围。有的穿着橙色的长袍扫地,有的抱成一团打打闹闹。一看到我一行人,不管是谁,便会晃着手臂,大叫“Teacher!Teacher!”,然后踢掉脚上的鞋,冲进祠堂里坐好,头上还是汗津津地发亮。

说来也好笑,我向来害怕老师这样一个职业。一是因为觉得事多烦躁,二是怕误人子弟。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也就报了名。现如今,回想起来只觉得教这群小猴子们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事情之一。

周一那天,刚从琅勃拉邦坐了十小时大巴回来,路上莫名失眠了,五点到达万象,头都是懵的。匆匆洗了个澡后,才一下子反应过来,今天,便要,去教人万千,然后恐怕也要毁人无数了…一下子也就沉重起来,想临阵脱逃,推推嚷嚷,然后一脚踏进寺庙里,也不知怎么的就光荣升职了。一进门,我们一共三人有点傻眼,课室里坐了大概有40个小孩子,怎么分配都有点力不从心。加上我也没有怎么备课,扯了一会儿数字,字母,动物,颜色,就再也没想法了。加上班里学生水平参次不齐,大点的孩子一看到图马上就能叫出来,小点的孩子却毫无头绪,就一直用快溢出水的大眼睛盯着你。而他们的英语水平又不足以明白“what do you prefer to learn about?”这样的句子,于是得到的回答就只有撇过头的笑和皱起的眉,然后和旁边也一头雾水的伙伴点点头,又摇摇头,再一起笑...到9:00左右的时候,所有的男孩子就已经开始坐不住了,只顾着在房间和门外扭来扭去扔响炮。我真想冲出去,拎着他们的脖子再扔回课室,但一看到那些乖乖的小姑娘们的目光,就觉得,还是先不要理猴孩子们好了...9:30的时候总算迎来一个小课间,感觉真是整个人看见了曙光。口干舌燥,四肢无力。当老师真是很费体力和脑力的活...但就在这一霎,一个瘦瘦的小和尚,头顶迎着光,说,“Teacher!”笑笑,提给了我们三瓶冻柠檬茶,日本的牌子,价格不会太便宜。我们点头,道谢,一口喝下去,感觉胸口像化了一样暖和。孩子们虽然还只是孩子,但他们所看见的和所有人一样多,表达得又比所有人更诚挚友好。但是...我还是不争气啊...下半节课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好随便抓起他们一年级的教课书就开始照着教,然后,乱七八糟也就下了课,并不知道孩子们究竟学会了多少。当时心里有点不甘心吧,感觉都被叫做“teacher”了,也就要真的像个“teacher”。于是我从那晚起每天至少花一个钟备课并记录进度,接下来的日子好过了不少。

第二天以后,我们呼吁了更多志愿者来当老师,一行6个人在村口,总显得浩浩荡荡。每早,我们吃过汤粉,沿着眼前蜿蜒的街道慢慢走,看到街坊房梁上挂着腌渍的肉,寺庙闪闪发着亮光,远远听到院子里孩子的笑声,包里背着书和文具,就觉得人生既有干劲又有希望。和上学的时候不一样,这一刻是在结结实实地觉得今天自己能完成点什么,能变得比昨天更好。
周二的时候我教了“动作”,“take a shower”和“go to the toilet”成为最受青睐的词,男孩子由此撅着屁股天天晃来晃去;周三我又教了“情绪”, “scared”和“angry”成了他们接下来每次看到我就故意做的表情,当然,本大人…就用更恐怖的鬼脸吓回他们(果然误人子弟了!);而周四,和另一个美国志愿者搭档,我们合并了小朋友的班,一起教方向,感官和衣着,然后带着整个班去草坪上玩了击鼓传花,红绿灯,木头人…几天下来,虽然由于语言障碍,我们始终无法进行任何对话,但跟着他们音闹哄哄地手舞足蹈一团过后,也就成了一起买零食的老友。和小孩子在一起就真的是很单纯的事,整个世界充满笑和游戏。
老挝的女孩有点小臭屁,喜欢自拍。大多都听话,但我每次教他们形容词,最后记住的老是“beautiful and smart”还有对男孩们的称呼,“naughty monkey”。她们也算是比较剽悍的,骑起摩托车是一把好手。我眼睁睁地就看着两个画着淡妆的小姑娘,穿着短短的裙子,跨上了一台重型机车,用力蹬个两下,一瞬间便尘土飞扬。她们看到我就喊“Sophie!Sophie!”然后用力地挥手让我和她们一起去买零食。我忍不住馋,一腿跨上去,车就马上跑得飞快。我记得我抱着那姑娘小小的腰,从后视镜里看,她表情淡然得像个枪战片里的英雄好汉,而我头发糊满整张脸,一脸傻笑。但我确实是高兴,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她们中的一个,还在放学后就可以去买很多零食的年纪,也生活在这样星星璀璨的地方。顺带一提,有个叫“农心”的酸奶冰淇淋,八毛人民币一个,好吃的不得了。
而男孩子基本没有好好听讲过,一个两个都是大胃王,不停的买各种零食。奶茶,雪糕,或者是辣椒粉蘸水果(超辣啊!很诡异的味道啊!),而且每次都是一个人买,一群人一起抢着吃,最后连包装袋都舔得干净。骑车也是,一人有车所有人都会上。摇摇晃晃的破摩托,坐了五六个腿都够不太着地的小子,推推挤挤,骑个不停,但看着却是无由地让人开心。(虽然每次看到我都很高冷,大概就作个“angry”或者“scared”的脸…

印象最深的是最后一天课间,一群小子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辆老型机车,轰轰轰地冒黑烟,但是除去主座还有个矮矮的兜风小座位,显得很有趣。车其实根本开不动,眼睁睁地他们好像很有经验地往里面灌了些汽水,车也完全不见好(当然不会好啊!)…一群小毛孩堆在座位上,前前后后塞了快10个,后面有几个人轮着推。我和两个美国志愿者站在路边,看到他们对我们招手,“Teacher!Teacher!”示意让我们坐上去,我就屁颠屁颠跑去了。一看到我来,车上堆着的小孩纷纷让开,留下最好的位置跟我说,“Here!”我坐上,车就踉踉跄跄地动起来,回头一看那么细细的手臂,大概有十几个,全都死死推着车。一下子觉得自己像是坐着轿子的状元郎,中榜回故乡,身前身后,所有人都笑得亲切。而转念一想到自己到底无功无德,也就跳下来让他们自己玩去了。而回到教室,不知道是谁在黑板上歪歪斜斜地写了一堆字,“Teacher Sofy(Sophie) is beautiful.”,“Teacher Kely(kyle) is handsome”,“Teachers are very beautiful and handsome”…(拼写错误就随便啦)看到这些,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当老师或许真是最幸福的职业了。所有的付出都确实会被看在眼里,被接受,被喜欢。哪怕这也许只是孩子们的无心之举,但他们大概也用上了所知世界里最好的词了,那么温暖。


后来想起,心里只是埋怨,要是能早点去老挝该有多好,我可以在这个地方有所意义地生活久一点。我可以早上去教书,中午去买水果和奶茶。下午去见我心爱的残疾孩子和老人。然后骑着车穿过鸡蛋花丛,寺庙,和薄薄的海峡。回宿舍,吃饭,玩牌,逛夜市,喝点啤酒,睡个好觉。然后周而复始,然后春夏秋冬,不论多久都不会腻烦。

63acaad0f703918f483f71f3573d269758eec4ad.jpg
9ea4cf0828381f303df7c190af014c086f06f0ad.jpg
57a7d9dfa9ec8a1387f41bd9f103918fa1ecc0ad.jpg

l Lung par bang& nature& sleeping bus
第一周周五,花下200,000kip的重金,搭上10小时的长途大巴上路了。车站厕所收费,车上两人睡一张单人床,没窗帘,饭没吃饱,8点就躺下,老是看到一只蚊子动来动去,心情烦躁。一开始看到睡觉大巴的新奇感马上消散了,真是担心这趟旅程会不会睡得着。
而,事实证明,是可以睡得着的。
而,我也是唯一一个睡着的。
哇。

不管怎么说,我们到的时候是第二天早上六点左右,搭着一辆tuk tuk一路走到青年旅社就差不多七点了。吃了一个香蕉松饼,看了看四人小房,和前前后后分开几趟到来的老友们一共7人碰个面,就一起出发进山了。一路弯弯曲曲,坑坑洼洼,铁皮车都快散了架,我们才终于到了。一下车,透明的风哗地一下扑到脸上,抬头看见一大朵一大朵的云,松软健康,心情一下子就清朗起来。
进山后,先是一个黑熊保护基地,很多毛茸茸的黑团就无所事事地趴着,把脸架在木桩上,滴着口水,呆呆地看人。大家一下子心都化了,纷忙照相,然后惊呼,“这里还有一只!”“那里也有!”好不容易开始继续前进。
然后便是一个阶级,一个阶级的溪流和小瀑布了,颜色仿似九寨沟,里面充满咬人脚的小鱼,清清爽爽的温度。越往上流水也就越高,到最后形成一条银带,裹住山腰,垂直而下。



天气很好,阳光徐徐地彭拜整个世界。沿着阴翳,我们接着打算从瀑布旁的小路向上继续一探究竟。而路却是出乎意料地...难走..坡度偏大,.全都是松软的泥,暴露在空气中的植物根脉盘覆着岩石,不让任何一处平坦。我们狼狈不堪,只能用手抓着土和爬满大蚂蚁的树干继续,洼坑里的积水渗进鞋里,汗水滴到土里,继续潮湿。大致20分钟后吧,好不容易上到顶,光影反倒停止了一般,藏在树荫里反射着我们彼此的轮廓。平平整整的水面漂亮得像镜子一样,不忍心踩踏进去。没有风,没有鸟叫,也没有蝉,大概是万物都美得无法言喻。
828992afa40f4bfb50e5d16d054f78f0f7361859.jpg
a449b51ed21b0ef496ddd767dbc451da81cb3e59.jpg
下山后外国老友们就迫不及待地脱去汗湿的衣服去瀑布下游泳啦!作为保守的中国大姑娘,我扭捏了半天,本来想洗洗脚就算了的,但是,最终,被耀眼的太阳光说服啦!...然后,穿着连体背心裙的我,就在一群比基尼的诡异目光中下水啦!顺便一说,老友们还去树枝上跳水了,岸上的村民,至此,纷纷掏出相机,傻笑着,照相。而我出于安全起见(胆小啦-.-)并没有跳...漂在一旁感受水中凉的像冰,头顶被晒得像火,并时不时被闪电般的小鱼在脚上咬两口的奇妙感受。太爽了!...现在,在空调房里,看着隔壁的高楼,想想就觉得怀念。(这段不上图啦!保护人权!...)
接下来我们去了蝴蝶园,看了大象,逛了夜市。然后第二天去了佛像洞穴,并且在湄公河上绕着崇山峻岭观光了一番。自然景色确是雄伟庞大,但洞穴相对来说便不是太有趣味了,无风炎热,厕所收费,晒掉一层皮后,就沿路返回了。下午,慢慢逛了一会国家博物馆,看到了当年领导人用过的床被衣衫,倒也是饶有趣味。再在湄公河周围转了一会,吃了个大菠萝,爬了个山,俯瞰这座小小的为旅游者们建起来的城邦,人影梭梭,步履缓缓。金色的寺庙和僧侣橙色的袍被风蹭过,夜市的档口开始支起,斑斓的织物一件件铺开,老人从院子里往外张望,所有人都在安静而满足地活。
我们最终洗掉满身大汗,就又坐上了返程的车。这次是单人床。
而我,失眠了。
我做了个决定,以后一定要自己背包旅行至少一次,这世界太美了,人也太美了。
我觉得这是个令人心潮澎湃的决定。

5965f56d55fbb2fbac0e172b494a20a44623dc6a.jpg

l TOO FAST &TO THE END
有时候还是会不自主地觉得难过,之前挂在嘴边的sabaidee(你好),kop jalailai(非常感谢),和好不容易学会用来讨价还价的数字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用上了。与那些没说好再见的孩子,没喝完的啤酒,没教完的课,没拥吻离别的伙伴又什么时候能重逢。也许会是段很漫长的时光,也许晃晃悠悠地,就是一辈子了。不过没关系,至少我曾经在老挝那么快乐地生活过,那么快乐地遇见让我那么快乐的你们。

439da5224f4a20a4b50373fe96529822720ed072.jpg

l FUN&FUNNY&FUNNY MEN
语言差异
我和一个荷兰妹子玩的不错,互相老是喜欢开开玩笑啥的。我们两的英文都半好不坏,对彼此的第一语言又完全不懂,有时候讲话倒也乱七八糟。
她有一天在和别人聊身高,她说,“I am 146 centimeter!”
我大惊,我说“No, you must be 164!!”
她马上摇头,说我错了,我肯定想成meter了。
我开始动摇,难道她是长高了还是怎么的!明明这人跟我一样高吧!
又过了两分钟,她突然喊出来,“No! I was wrong!!! Hahaha! We say 4 first in Dutch...”
然后我们二人恍然大悟,开始大笑。
这时,一个英国姑娘就默默地上前,“I like the language barrier you two have...”
原来这个native speaker一直高兴地听着我们的barrier么...!!!

铁打的胃,铁打的,中国人!
作为我们这群老友中唯一的亚洲人,我担任了试吃专家的职位。虽然,我想试吃的东西他们都并不想吃。这似乎作为了我的个人槽点,大家从此看到什么诡异食物,都会想起我,比如,碳烤巨肉,绿色果汁,长毛水果,而说实话,我并不是每个都想吃的!我其实也有品味的!
但是,我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得肠胃病的人。种族优势原来是这样的感觉...

我是哪国人啊
有天去买煎饼吃,老板问我:“Japan?”我说,“No!China!”他笑笑,说,“I don’t know...”我大惊,连忙学着各种乡音说,“只纳!...吃腊!...兹剌!..”他,并没有懂,他说,“Indonesia?”我哪里像印尼人啊!摔!我说,“No...”他开始看向旁边的另一个档主,那阿姨,就问,“Thailand?”...真的么....怎么会不知道中国!我都绝望的时候,他到是又拯救了我。大叔拿起一个白雪公主的煎饼纸套递给我,说,“You!”于是,我就原谅他啦....大叔,一定是个好人!
(不过说实话,中国虽然和老挝是友好邻国,但无非只是不停投资各种商业街。而日本国旗却是飘扬在老挝机场,医院,公交等一系列能最切实帮助他们的地方...唉。)
然后转头我在一个餐馆前避雨的时候,来了两个外国人,一见我就是一句sabaidee…然后开始看菜单..但..我不是老挝服务员啊!

公交老教授
我们教书回去的路上坐公交,碰到过一个非常有趣的老头。他说自己会讲五国语言,不停偷听我们说话,并且试图用蹩脚英文插嘴...而根据懂法语的同学说,他的法语也不好...而他的中文,似乎局限于,你好。我们都十分无语。但他充满了朝气,一直开始说自己在大学作为老教授的故事。
他也总觉得我是日本人,动不动,就问,“Japanese?””No, I am Chinese.” “Okay!” 几分钟后,又开始“Japanese?” ”No....Chinese....” “Good! You are a good woman.” “...?....” “Very white teeth!...” “Thank you....”什么啊!为什么就是好女人了喂!关牙什么事啊!...顺便一说有个志愿者长得比较高大,他有次瞪圆眼睛就开始盯着她,然后说,”ahhh, woman! Tall woman! Strong woman!”...同学:”....”我们得出结论,老挝人真是十分,热情!亲切!洒脱!...

有首老挝high歌叫kawokawo,每个人听到的字其实也都不一样,我一开始以为是“mocha mocha...”而且它非常的欢快,可以配合各式舞蹈,让我...觉得非常好笑...(苍白语言!)

l YOU KNOW & FOOD IS GOOD& I AM GOOD

饭前饭后小吃小粉蕉,好吃程度:****



普通的一餐的fried noodles,竟然出乎意料香酥好吃!好吃:****


我觉得会好吃...但没有吃成...啊....好吃程度:???


前面的是种类似叉烧的肉,凉的时候有点硬,但挺香的,不特别咯 好吃程度:**+半颗星
后面是南瓜加椰子,好想吃啊!后来忘了买!...你们替我试试吧...一般椰子的东西都好吃的!


椰奶加牛油果!什么鬼!太甜了差评!....好吃程度:*


椰子小饼样的东西,在做章鱼小丸子那种机器里的,里面有浓浓椰奶馅,好吃程度:****


Sweet Moo 甜品,在万象,很小清新的一家甜品店,像是日式台式的雪糕,bubble tea和奶昔,吐司雪糕都有,偏贵一些,但很好吃!!好吃程度:****


这是一种越南小吃吧,外面是透明的糯米粉那种东西,里面是,未知生物,死的,不建议大家尝试,因为没人知道...这是什么....好吃程度:*


香蕉松饼,外国人很喜欢咯,但是就一般吧...他们想家了....好吃程度:***


左图是我的至爱,酸奶冰淇淋,像是冻酸奶多点,一种寒酸的小学食物,八毛一个吧,发音像叫“农心”用牙咬开就可以吃!每次教书就靠它恢复体力!
右图是史上最好吃的冰沙啊!!!看着店主把椰肉椰汁加冰一起打碎,又装回椰子里...良心品质,一整颗,折合人民币也就十块吧,但是清香的不得了啊!
好吃程度:*****


一家叫viavia pizza的店,我本来都没有想去吃垃圾食品,但去了以后发现..太好吃了!老板是法国人,原料都是新鲜的当地产品!好吃程度:*****

当地隐藏级小吃,类似于腊板鸭的存在,可能是先炸过的,酥脆有韧性,吃完后唇齿留香,一开始不敢尝试的瑞士大哥尝了一口后自己拿了一整个鸭腿去吃。可能比较难买,问问当地人会比较好。好吃程度:****+半*



上图是老挝当地一种很受欢迎却也很魔性的小吃车…摆满了水果,老板会帮你切好,然后给你辣粉,或者海鲜味辣酱,这些东西我认为单吃都十分正常,但,他们,混起来吃,哟…
上上左图是一个我有生之年吃过最不好的水果。看起来像椰子,不知道叫什么。它不仅没有水,除了微酸外没什么味道,质感软绵绵又有点韧性,里面一团被美国小哥称为“死鸡”的东西。我认为它,非常的,难吃。不予评价。酱好吃点,所以,好吃程度:0.5*
上上右图是青芒,脆脆酸酸的,很好吃,但最后牙有点受不了了…估计纯粹是我太弱…辣粉减分!好吃程度:***





左图是路边小吃,烤香蕉夹椰丝(我觉得是..椰丝…)第一口非常难吃,香蕉已经基本没有香蕉的香味了,椰丝又比较甜,但第二口,却发现香蕉味道随淡了,却像一种滑滑有嚼劲的特殊烤面包一样,衬托出椰丝的清香。所以还是不错的啦。好吃程度:**+0.5*
右边是超好吃包子!!!真的好好次啊!几乎完全不知道为什么!面属于软糯型的,馅料多,很新鲜,都是瘦肉,没有过多调味,葱姜可能些许有点。里面还有四分之一个蛋配合的很香醇。店家具体地址不记得了,可以问老板,万象最好的包子!在哪里!就行了…好吃程度:*****


左上为新鲜出炉阿姨放在篮子里卖的法式棍状面包,很有嚼劲,麦香味很浓,是老挝常见的早午餐,可以在里面放蜂蜜和炼奶,好吃程度:***
坐下是像红豆粽子样的东西,上面有片香蕉(我不太喜欢),然后放椰丝,蘸糖,却意想不到的好吃,好吃程度:***+0.5*
右边是粽子。所有水果都,满分!*****


老挝特色烧烤,不是当地人都很少知道!我只身一人前往,像傻子一样啊…哈哈…完全不知道怎么吃!总之,右边的锅像火锅一样周围涮菜,中间自己用肥猪肉榨油,蘸着烤来吃,然后蘸酱。还有很多健康小食付在一旁。好吃程度:***+0.5* 怎么说呢…新奇大于好吃唉…可能我开启方式不对!



早市推车的人卖的莫名凉茶,好吃程度:****
很清甜很凉爽!


左边是当地人心头好!冰咖啡!很多冰,略甜但还不错啦..好吃程度:**
右边是莫名草本大麦饮品吧,我,并不清楚,就买了。里面像凉粉一样,很清爽,但阿姨放糖又放多了!好吃程度:**+0.5*

这个就是各式饮品汇总图!每个都是5,000kip,相当于四块钱一大杯,烈日下,还是蛮划算的。




老挝比较著名和受欢迎的主食!欢迎品尝!可能叫lao noodle soup或者laap之类的,像桂林米粉加地瓜粉混合,有嚼劲,醇厚汤底,清香辅菜,有各种版本。好吃程度:****





左图是我的白雪公主卷饼,像山东煎饼一样脆脆的饼皮加上里面肉松火腿和烧烤酱的搭配,有点小辣,莫名有点像章鱼小丸子的味道..还有种印度风味的香蕉薄饼也很好吃,是老挝当地很受低龄学前人群…(也就是可爱的我)的喜爱…好吃程度:***
右图是炸丸子配烧汁样的,我钱没带够..没买成..看起来不错…???





这两脏就是我们青年旅社包括的早饭和午饭啦,都是可以点菜的,但有额度限定。咖喱和冬阴功都推荐。不予评价..盒饭类型而已..虽然我觉得不错了!

补充:
ž 如果吃辣能力一般,建议不要尝试餐馆里随处可见的小红辣椒。我没吃过这么辣的!
ž 然后有种像小粽子样的东西里面是生的猪肉猪皮...酸的...有人可能会无法接受...我其实觉得挺好吃的
ž 青木瓜沙拉最好让他们先做,不然怕不新鲜!我觉得蛮好吃的咯!外国人倒是一致差评...
ž 路边摊的米粉都很好吃!很像潮州鱼蛋粉啊过桥米线一类的...
ž 老挝人午饭很喜欢加荷包蛋。也很好吃啦!一般都是有点流心的!


l 注意事项:
1、 防晒防晒防晒,只有老外不防晒。
2、 带长袖长裤在包里,如果要去庙或者博物馆参观随时要穿上。
3、 菠萝芒果红毛丹柚子木瓜榴莲荔枝真的太好吃!smoothie真的太好喝!...
4、 住青年旅社很划算,还可以遇到很多外国友人。老板一般都会很热心告诉你附近好去处,但最好不要在他那里订一日游,价格会比自己分开去要贵得多。当然,很方便就是了。
5、 插头和中国的一样大家不用担心!美国插头就要转换器啦...
6、 网上预订旅社一般可以打八五折哦!
7、 最好知道怎么骑单车!因为真的去哪里都骑车!而且是在百万洪荒大人流中骑车!呼吸道不好的人可以买口罩...
8、 带伞很重要... 不过老挝物价很便宜,一人民币大概是1300kip左右,其实进口商品也比国内多...价钱的话就...差不多吧
9、 夜市一定要讨价还价!!琅勃拉邦买工艺品或者特色饰品比万象更便宜漂亮。一般花裤子在25,000kip左右可以买到,裙子30,000kip左右,小钱包5,000kip到20,000kip不等,手链1,000kip,坐垫15,000kip左右吧,大家试着压压价,然后装作要走这样。她们说lucky day便宜卖之类的也不要信...因为你每天都可以lucky...只要讲价就lucky...
10、 Beer Lao Gold 好喝,Lao Lao是种白酒,不好喝!但喝了以后吃蘸盐的柠檬好一些...
11、 10,000&20,000KIP是最常用的,换钱的时候可以要多一点。准备点美元,因为有些地方兑换不了人民币。
12、 换钱时记得清点!!机场会比较划算。
13、 想租摩托车要有驾驶证身份证等。
14、 老挝当地人一般英语都不好,在琅勃拉邦cave和waterfall倒是每个tuk tuk司机倒是都知道,不会带错路。但在万象就必须要回酒店时,就一定要备着酒店名片了,因为你读的他们绝对什么都听不懂!
15、 烧烤好好吃啊!但没有外国人敢跟我吃...就没吃成啊!你们一定要试试啊...!
16、 如果长途大巴能坐上vip发光炫酷车是最好的,有单人床...!在买票窗口买也会比在旅店买便宜(30,000到50,000左右),但在旅店订有专门tuktuk接过去。不过为了保证有票的话还是提早订更好。从万象去琅勃拉邦有多趟车,也有坐铺,但回程只有夜班车。
17、 我们的旅社都是两到四人一间,我在的时候人少,都是两人一间的,带独立厕所,有免费咖啡,毛巾,衣架...老板一家人就住在隔壁,所以要什么都可以借得到
18、 吃饭从15,000kip到50,000kip不等,一般不会再贵了!甜品从5,000kip到25,000kip都见过...其实味道差不多唉....我感觉琅勃拉邦游客消费更便宜一些...但万象更适合普通人定居。外国人开的餐馆很多,印度菜、汉堡、披萨味道都超级好。而且因为有很多小摊贩,早市,夜市,和大商场生活更为方便繁华。
19、 老挝附近可以玩的主要是四千群岛,万荣,琅勃拉邦,泰国,越南…周围的亚洲国家都可以落地签。但去越南的路况据说很差…
20、 商贩也有来自越南或者泰国的,他们扁担里挑着自家做的新鲜食材,在路边售完即止。大多时候,你可以用老挝币(k)或者泰币(B)像她们购买。



l 用钱一览:
Waterfall—20,000kip
Cave—20,000kip+Canoe 15,000kip
Elephant Village—吃饭15,000kip,摸大象不要钱和照相,骑大象大概80,000kip左右
Motel—40,000kip
Tuk tuk---40,000kip/day
National museum---30,000kip(如果没穿长衣裤,要租衣服,而个人物品也要寄存,5,000kip左右)
Mountain near nightmarket---20,000kip
Butterfly---30,000kip,荷兰人开的,为了梦想,不远万里的人们啊。
庙宇祈福—一般2,000kip以上的供奉
吃饭—15,000kip-30,000kip左右一顿(早饭10,000kip一下)
全身按摩——55,000kip-100,000kip不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文佑|小黑屋|国际志愿者网络(IVN)

GMT+8, 2022-12-1 21:28 , Processed in 0.024064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