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卫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国际志愿者与文化体验项目全球领导者
搜索
发新帖

给所在想成为国际志愿者义工志工的新人

 
时间:2013-5-26 07:36 10 17162 | 复制链接 |
每每看到志工旅行版满满的志工需求

一方面感到很欣慰
一方面感到担忧(许多人並不了解志工的定义)
引用下面的文章和想当国际志工的朋友们分享
希望在阅读后,你们能有些想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近几年来,媒体开始大量出现以国际志工为主题的新闻与广告,以「边旅遊边做善事」为號召,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台湾人,开始担任长期或短期的国际志工,飞往东南亚或第三世界国家从事志愿服务的工作,在发挥爱心帮助別人之餘,同时也能享受不同於台湾的异国文化。在这样的吸引之下,国际志工现象在台湾成长得十分快速,上至教育部与青辅会等官方组织,都不约而同地在这一两年间成立了专门负责国际志工的业务部门,並设立专门的预算;下至各大专院校也纷纷成立国际志工中心或相关社团。


国际志工的美丽与哀愁

  国际志工之所以比一般的国内志工更吸引人,原因就在於国际志工被冠上了「国际」的光环,因而能够以异国体验为诱因,吸引更多人从事志愿服务,但另一方面,这顶「国际」的帽子也为国际志工惹来相当多的爭议。国际志工由於「国际」而具有吸引力,但也因为「国际」而必须利用较多的资源而达到较少的效益,在这样的观点之下,国际志工也似乎成为一种伪善的浪费,或甚至被认为是一种「以志工之名,行遊玩之实」的不道德行为。因此许多考虑资助国际志愿服务的个人或企业团体,甚至是参与国际志愿服务的志工本身,都会对国际志工提出相同的质疑:「国内还有那么多需要帮助的人,为什么要先去帮助外国人?」


一个常见但不令人满意的回答:人人平等

首先是纯粹良心的层次,这可能是最高尚,也最为一般志工所知,但也最不易说服其他人的答案。许多人认为我们应该对世上的所有人一视同仁,所以我们应该要超越国界的限制,不管是台湾人或是外国人,只要是需要帮助的人,我们都应该要帮助他们。然而这样的回答事实上並没有回答到问题的核心,因为它只宣称了所有人都该被一样地对待,我们不该厚此薄彼,但同样地,我们也不该厚彼薄此。如此一来,若考虑到上述所提到的资源利用的效益问题,那么国际志工就不具有任何的正当性,因为若所有人都一样,那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儘可能用有限的能力去帮助最多的人,而不是花费大量的资源去从事远距离的跨国志工。因此,诉诸纯粹良心的答案似乎並不足够说明国际志工的价值。


资本主义的逻辑与贫富差距

  其次是责任的层次,这种方式的回答必须引入资本主义的逻辑来理解。按照我们对於资本主义的认识,M型社会不仅只会出现在台湾社会,而是整个按照资本主义逻辑在运作的世界都将逐渐地走向贫者越贫,富者越富的地步,国际间的贫富差距与M型化将逐渐扩大,而那些贫穷的国家之所以日益贫穷,有相当大的原因是来自於富国的剥削,因此身为资本主义中的既得利益者,富有的国家有责任为它所造成的贫穷尽一份心力,並儘量消弭国际间的贫穷问题。在这样的角度之下,因为全球化所造成的合作网络,任何参与资本主义这场遊戏的国家都处在这条责任的因果链之上,台湾身为一个相对富有的国家,有责任要对较贫穷的国家伸出援手,将从它们身上所获得的资产,在能力範围内儘量回馈给它们。

站在这样的角度下,也能或多或少解释为何国际志工要花费较高的资源才能得到成效。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样的跨国援助,事实上已经是一种对於资本主义的恶果的补救措施,而事后的补救总是需要相对更多的资源与人力才能达成,也因此国际志工的资源利用效益会相对较低。因此,当我们在怀疑国际志工的花费是否值得的时候,应该先回想一下台湾之所以能够拥有这么多的经济资源,绝大部分都是辗转经由那些较贫穷的第三世界国家而来,因此在道德责任上,即使必须要花费较多的资源而得到较少的成效,台湾仍有义务对他们有所援助。


志工服务与国界的想像

最近适逢《想像的共同体》(Imagined Communities: Reflections on the Origin and Spread of Nationalism)的作者来台访问,书中分析了民族国家其实不过是近代世界才兴起的一种政治产品,这种政治产品无关於种族、语言或文化,在地表上画出了无数条看不见但却令人敏感的界线。就是这些想像出来的界线创造出了「国内-国外」的对立问题,让我们眼光只被「国际」所吸引,却容易忘记了它的「志工」本质。在台湾这个政治敏感的小岛,这个情况又尤其严重。对於民族国家的错杂情感仍是台湾人心中拉扯不已的一条敏感神经,这似乎使我们背负了必须把目光投向岛内的义务。若是我们稍微退后一步,跳出这些情感纠葛,让政治的归政治,让志工的归志工,「国际」这个字是不是还会那么值得爭议?

国际志工协会台湾区的执行长安东尼(英国人)对於「为什么是做国外志工而不做国内志工」,他总是感到不解,他说「这是一个只有台湾人才会问的问题。」我不知道他说的是否正确,但这个问题在台湾的确是相当重要且令人困扰。也许正因为台湾还会有这样的问题,我们更应该打破这样的封闭氛围,让更多的台湾人有机会看到世界上其他需要帮助的地方。


到底哪个国家才有资格做国际志工?

俗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国家也是如此。世上没有一个国家是完美的,没有一个国家没有自己的问题,也没有一个国家在自己国内没有任何需要帮助的人。那么,如果今天有一个美国人站出来大声说「我们根本不应该帮助其他国家的人,因为我们国内明明就还有许多需要帮助的人」。这似乎明显是一个无法令人接受的理由。所以说,如果「我们国内也有很多需要帮助的人」是一个拒绝国际志工的正当理由的话,那意味著世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应该去帮助其他国家,若所有的国家都抱持著这种態度,弱势的国家永远不可能靠著自己的力量站起来,而国际间的问题也将永远不可能解决。


社会救助在国内与国外的差距

甚至我们可以说,对於台湾社会内部的种种问题,虽然仍尚无法完全解决,但台湾社会本身已经有面对问题的能力,各种不同问题至少都有相应的组织在设法改善,虽仍有许多努力的空间,但比起第三世界国家已相对完整许多。反观那些比较弱势的国家之中又相对较弱势的人们,他们的问题若不透过跨国之间的协助,在他们自己国家也无能为力的情况下,才是完全地求助无门,就这个意义而言,国际间的援助一般来说甚至比台湾本国内还要更为迫切。


国际社福工作的分工与专业化

或者我们可以换个角度来看,把国际间的贫富落差看成是一个关於国际社会的问题,而把国际志工看成仅仅是众多社会工作之下的一个分工类別。就像我们有各种不同的NGO组织,有的协助原住民在台湾社会所遭遇到的种种困难,有的关怀妇女与娼妓的问题,有人关心环保、也有人关心劳工或是农民。在这些不同的志工种类之中,我们並不会指责妇女团体怎么不先来关心更重要的环境议题,我们从来不会认为应该要先解决某一个议题之后,才可以进入下一个议题,而是同时有许多团体按照自己所关心的议题去爭取资源,为自己所协助的弱势族群发声。然而,当这个情况一套到「国际」和「国内」的区分之上,当一个团体所关心的对象超越了国界,这似乎就变成一个需要去解释的问题,我们似乎必须说服別人,甚至必须说服自己,将这些资源运用在国外是有正当性的。



资源的压缩与正当性

举例来说,当有一群人意识到了同性恋这个族群所面临的种种歧视与问题,然后开始著手开始爭取社会上的资源,以消除社会上对於同性恋的不公平待遇,这时候,若关心劳工的组织跳出来指责同志团体跑来和他们爭抢资源,我们会认为这劳工团体是不合理的,那么按照同样的逻辑,为什么当现在有一群人意识到了国际社会之间的种种问题,並且试著站出来唤起大众关心並爭取资源时,得到的却是完全相反的待遇,会被认为这么做是在压缩国内社会工作的资源呢?若会压缩到別人的资源就是不正当的,那在这么众多的社工种类之中,又有哪一个是正当的呢?

这个冲突的来源在於,我们很容易陷入竞爭的思维方式,然而一旦以竞爭的模型去思考志工的意义,那么在每一个环节都只会得到冲突的结果,因为这些社会工作或社会救助,其本质並不是要爭个你死我活,而是在於截有餘而补不足,不是竞爭而是分享。

真正不合理的国际志工

当然,以上的种种说明,並不意味所有的国际援助都是合理的。若今天是某一个尼泊尔的NGO组织,集合了尼泊尔各界的力量,从尼泊尔跑来台湾帮助台湾的原住民学生,或者台湾的大学生募集资源之后,飞去北欧照顾独居老人,那这些或许是荒谬的;又或者,有一天台湾社会的国内志工少於国际志工,大部分的人只关心国外而不关心国内,那这当然也是荒谬的,但就目前的来看,我们离那样的情况还十分遥远。因此,担心国际志工的推广会让大家变得不再关心国内事务,或是忧心国内与国外两者之间的冲突,至少就目前看来,这样的担忧並不合理,作为反对的理由也並不正当。


服务对象的优先性问题


本文的目的並非想要鼓励大家都去做国际志工而放弃对国内的服务,而是想要说明国际与国内志工的优先顺序並非表面上看来的那么截然二分,也並不是非得等到国内不再有任何需要帮助的人之后,跨国的志工才会具有正当性。不管是国内或国际的志工,这两个志工种类之下都有成千上万的服务团体与个人,並从事著各种不同的服务。在这许许多多的服务之中,並非只要冠上「国内」,就因此优先於「国际」。将所有的服务活动单以「国际」与「国内」截然二分並仅仅以此区分决定优先顺序,这种方式显然是相当轻率与粗糙的。


然而,如同之前所提到的,对於国际志工的批评並不单纯来自於国与国之间的区別,常常也有部分也是由於效益的考量,也就是说,越是容易进行且成果越大的服务活动,就应当优先於投资报酬率较低的服务活动,而按照这个观点,一切的国内志工也必定优先於一切国际志工,因为国内志工在任何方面,若考虑所需要的资源与达成的效果,必定是比国际志工来的有效率许多。


不可否认,对於那些具有相同对象和目标的服务计画,那些花费资源越少,而得到效益越高的服务,必定是比较好的服务,反之则是较没效率的、较差劲的服务。所谓的投资报酬率,当然是衡量一个志工计画的重要标准,然而,投资报酬率是否也是衡量服务对象优先性的标准呢?也就是说,是否一切投资报酬率较高的服务对象,都应当优先於投资报酬率较低的服务对象呢?


若这个说法成立的话,这同样意味著不论哪一个国家都不应该从事投资报酬率较低的海外服务。然而,投资报酬率真正根本问题其实在於,在许多时候,我们根本无法计算一个志工服务的投资报酬率是多少。因为志工活动並不是营利事业,其成效的衡量並非是由收入减去支出而得出盈餘,並以此计算投资报酬率。志工活动的实质成效並非能够轻易的量化,举例来说,假如在台湾一个预算一百万元的志工团可以帮助一万个偏远地区学生获得资讯教育,但同样的花费,同一个志工团到非洲只能改善一千个非洲学生的资讯教育环境,那么,哪一个的成效比较高、影响力比较大呢?或者换句话说,假如有一个单纯只考虑计画影响力的美国人想要捐助一百万元,哪一个计画对他来说是比较合理的选择呢?这显然並非用简单的除法和比大小就能得出答案。

服务的本质与服务对象的优先性


在「志工」或「服务」这类概念中,蕴含了一个很重要的核心价值:利他。当一个人做了某件事,完完全全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我们会认为他完全不配得「志工」之名。於是,当有人买了一份午餐给自己吃,这显然不会被认为是一个志工行为,因为此行为的目的是为了自己,它和无私根本沾不上边。但如果这个人买了一份午餐,却偷偷送给了路上的贫穷小孩,这可能就有了一点志工的雏形,因为他做了某件对別人有益的事而不求回报。


但是,当我们主张一切国内服务必定优先於一切跨国服务的时候,这等於是说,对於那些越是与我自己有关的对象,便是越具有服务优先性的对象,而任何不按照这个优先顺序而进行的服务,即是不正当的。那么,什么才是与最我有关的对象呢?答案当然不是其他国家的人,但也不会是国内的其他人,答案甚至不是我的朋友或家人,而是,我自己。在这种意义之下,志工或服务将变成一种微妙的概念,它彷彿一方面要求你尽可能的无私与利他,但另一方面又要你尽量以利己为优先,而这明显是个矛盾的要求。


这裡並非想要极端地去主张说,国际志工才是更为高贵的志工服务种类,而只是想要说明,当我们指责某个志工服务是在服务別人而非服务自己人,这样的指责並不只是粗糙的,而且还是荒谬的,因为它根本与服务的核心价值有所牴触。志工的实践虽然事实上必定是从自己的身边出发,但总是要求指向他者的利益,要求我们应当尽可能的去服务「別人」而非服务自己。



国际志工所面临的问题与其独特意义

如同所有其他种类的志工一样,国际志工也面临著许多问题。有些团体的确是掛著志工之名而行旅遊之实;有些团体的服务内容不仅无法帮助到服务对象,而是造成骚扰甚至伤害。这些现象的确存在,如同它也可能存在於其他种类的志工之中一样。这些现象当然应该被提出来反省与检討,但这仅仅意味著台湾的国际志工做得还不够好,而我们应该调整参加者的心態与计画的内容,让国际志工的服务能够更有同理心並且更贴近服务对象的需要。不论国内志工或国际志工同样都要同面对著许多问题,但这並不表示这些志工本身不应该被进行。


国际志工虽然因为「国际」而具有爭议,但它确实也藉著「国际」的吸引力,使更多青年投入志工服务的行列。有的人认为国际志工应该是志工服务的终点,而不会帮妈妈倒垃圾的人没有资格做国际志工,但也有许多人是在从事国际志工之后,才慢慢开始关心台湾内部的社会问题,甚至开始帮妈妈倒垃圾,也许有人一开始不配得国际志工之名,但当中也有许多人,在亲身参与之后,渐渐使自己成为了配得志工之名的人,虽然能够推己及人很好,但推人及己又有何不可呢?


国际志工作为志愿服务的一个种类,就服务的意义而言与任何其他种类的志工並没有差別,甚至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还具有与国内志工不同的独立意义。它不仅能够吸引更多人踏入志工服务的领域,开始关心社会问题,同时它也必须跨越那条想像的界线,但这条界线最多只应该是政治的界线而不该是服务或分享的界线,开启这样的视野,对台湾这个小岛来说更是具有其独特的意义与值得反思的价值,这些甚至是其他的国内志工所无法达到的。简而言之,在服务对象的优先顺序上,国内与国际之间並没有一个截然的分野,而从教育的观点来看,国际志工更是具有不同於国内志工的特殊意义。


作者:王少奎/清华大学 哲学所/清华大学 坦尚尼亚团国际志工08年团长、10年领队

10回复

不可思议 发表于 2013-11-24 21:43:17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学习了,谢谢!
villena 发表于 2014-1-27 19: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直接转载,说“台湾是个富裕的国家”
这样确定大丈夫吗。。。
安娜 发表于 2016-5-7 13:24:22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的确是一个值得所以人思考的问题对于志工的认识,和志工的工作并不是热心肠就能解决的问题
JosieVan 发表于 2016-5-26 23:01:30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国际志愿者者网络,义工旅行,国际义工
而且需要经过冷静的思考
中国台湾 发表于 2016-6-3 14:37:16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谁告诉你台湾是个国家了?你这种心无家国的人怎么能放你出去,还支援第三国家?你够资格吗,请问
Jin.B.L 发表于 2017-3-22 00:36:23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国际志愿者者网络,义工旅行,国际义工
有所領悟,謝謝
匿名  发表于 2017-7-28 11:52:47
台湾不是一个国家,文章中出现这样的错误实在不应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10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